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博客

宝剑出鞘

 
 
 

日志

 
 
关于我

王剑,笔名也是曾用名,中共党员,中文系毕业,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泰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发表中短篇小说30万字。短篇小说《恶性事件》,荣获山东文学“龙泉杯”小说创作二等奖。 创作宣言(2003):明媚的春天打开了我的心灵之窗。曲折的阅历丰富了我生活的宝藏。我应该去圆年轻时的作家梦。在未来人生之路上,把我的所经所历、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感所悟倾注于笔端。或哭或笑,或辛酸或激动,或丑陋或甜美,只要使人心动情迷,有启迪美感之效,就不妨精雕细刻为一点艺术品,让人们去思考、品味和享受。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桃花源的笑声  

2011-05-10 08:3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源的笑声

                                 

                                                 (散文)

 

 

 

桃花开了。人笑了。泥土有了灵气。山坳有了动感。

肥城桃花节期间,我与几位好友,踏上桃乡热土,尽情体验了一把赏花带来的喜悦。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不由心生感叹。

桃乡的公路,纵横交错,四通八达。路边的花草树木,沐浴着春风,舒腰展翅,倾吐芳香,像少女般敞开怀抱,笑迎八方游客。马路上、停车场里,一队队、一排排豪华轿车和旅游车,满载着好奇、喜悦的人们,驶进或等候在桃乡的路边与广场;一群又一群、一伙又一伙的游人,携带着笑脸、笑声和现代气息,涌进了万亩桃花源。

刘台桃花源景区的大门楼,是由雕刻的桃枝和桃花组成的。在我眼里,那粗壮的老桃枝,凝重,浑厚,沧桑,凝聚了桃乡人的历史文化。那朵朵鲜艳、亮丽、芬芳的桃花,则象征着进步、节奏和美好前景。

走进桃花源,举目望去,群山的怀抱里,一片又一片,一层加一层,满山遍野都是桃花红。似云彩,似霞光,又似斑点灿烂的海洋。

艳丽的桃花丛中,三五成群的游客,摆着各种姿势,笑盈盈地摄像、拍照。人未醉,心先醉。“嘻嘻…..,”“哈哈……,”花丛中的人们,笑着,闹着。那笑声,荡漾在田野,飘向了山谷。

我蹲在一棵桃树下,仔细地欣赏着树枝上怒放的花儿。桃花有五个花瓣儿,外沿多为粉红色,越往里越红,到了花底部,就变成了大红色;桃花的芯子是黄白色相间的,像猫须一般,径直而娇嫩,惹人格外喜爱。我索性摘一朵花儿,放在了手心,先看后闻,尔后又轻轻夹在了日记本中。我边赏花边想:桃花的花期虽然不长,但它的绚丽、浪漫和奔放,却象征着辉煌而短暂的人生。

乘游览车。坐空中索道。走钢丝过吊桥。钻抗战地道。看独秀峰。观民俗馆。上桃花岛。我不仅体验了游览的乐趣,也了解到桃乡的民俗和文化。

行至桃花岛下面的水库,我停了脚步,坐在了青石凳上。水库的中心,有两座古式亭子,雅致而美观。水库的四周,一排环形的垂柳树。柳枝细长,直立,像姑娘们拉直的秀发。柳叶刚刚冒出,黄中含绿,散发着勃勃生机。水库中的水,碧绿,清澈,在微微春风地吹拂下,荡起了涟漪。一只小船儿,在水中漂移着。不时,还能看到水中有小鱼儿跳跃。

在这群山环抱的山坡上,有偌大的水库和清澈的水,使我有些惊讶,不由地联想起改革开放前的点滴往事。当年,我们家住城里。舅舅家就在附近的小山村里。舅舅是桃农,一生都过着清贫的日子。那时,这里的人们,连小麦和玉米都吃不起。招待亲友时,才舍得用白面粉做一顿面条吃。如果住下来,第二顿饭,就必须改吃玉米面或地瓜干了。有一次,因天旱,刚栽的瓜苗眼看快要旱死了。舅舅用独轮车推着两个盛粮食的泥瓦瓮,去河底淘水。那时的我,大约有十来岁了,便去帮他拉车子。我们在河底寻找到水洼,然后一瓢一瓢地刮水。费尽力气,好不容易地刮满两瓮水后,我们推车爬上了南山坡的自留地。车子停在山路边,舅舅用水瓢舀水,一棵棵去救苗。我负责扶好车子和盛水的瓮。调皮加好奇的我,趁他不注意,擅自推动独轮车时,竟把车子弄到了山坡下。泥瓦瓮摔碎了,水洒在了山坡上。我吓坏了。舅舅瞪着眼看了我一会,低头到山坡下把车子推了上来。我看他时,发现他眼睛里含着泪水。我知道,他心疼两个泥瓦瓮,更心疼那宝贵的水…...。

 如今好了,桃农早已用上了深井的清水。茅屋,石头房,凹凸小路,没了踪影。一排排新盖的砖灰平房和楼房,矗立于群山坡上;一条宽阔柏油路,通到了大山根。

 同来的朋友们,继续往山上走去。我寻机找几个老乡攀谈起来。

据老乡们说,旅游开发公司已经把附近的几个小山村买断了,村里人将住上更新更好的房子。他们还说,这几年,村民们活路多了,收入高了,眼界也开阔了。搞桃木工艺品的,养殖的,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

登上桃花岛,遇见一位做生意的姑娘。她,时髦的打扮,清秀的面容,窈窕的身躯,使我好奇地问道:

“请问,你是本地人吗?”

“是啊,有事情?”

“哦,你们这里现在富裕了吧?”

“以前,我们很穷吗?”姑娘反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忙递上一张名片,说:“对不起,我想写篇东西而已。”

“您是作家?”她惊讶地看着我。

“哦,也算不上。业余的。”我心里一惊:这年代,作家的字眼,似乎早已被忽略被遗忘了。她,一个山里人,竟然如此看重!

姑娘很友好地给我说了不少话。她的言行,让我再也不敢以城里人自居。她边说边笑。那笑声似银铃般清脆,爽朗,充满了自信和对未来的憧憬。

过了一会儿,朋友们从山上下来了。我们告别那位姑娘,准备返程。刚走了几步,身后又传来一阵“唧唧喳喳”的笑声。回头望去,原来是一伙青年男女,在吊桥上游玩时,全都掉进了麻绳网里……。

春风拂面,桃花沁脑。我沉醉了。我坚定地认为,桃乡,我的故乡,真的变了!这可喜的变化,就是一个缩影,展现了我们国家经济发展时代的洪流和趋向,势不可挡。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