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博客

宝剑出鞘

 
 
 

日志

 
 
关于我

王剑,笔名也是曾用名,中共党员,中文系毕业,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泰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发表中短篇小说30万字。短篇小说《恶性事件》,荣获山东文学“龙泉杯”小说创作二等奖。 创作宣言(2003):明媚的春天打开了我的心灵之窗。曲折的阅历丰富了我生活的宝藏。我应该去圆年轻时的作家梦。在未来人生之路上,把我的所经所历、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感所悟倾注于笔端。或哭或笑,或辛酸或激动,或丑陋或甜美,只要使人心动情迷,有启迪美感之效,就不妨精雕细刻为一点艺术品,让人们去思考、品味和享受。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岳母坟前的思考  

2010-10-22 20:5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我为了寄托哀思,悼念岳母,更是为了自己良心的安宁和释放悔悟情感,专门写了一篇散文,在北京某杂志发表。清明节时,又带着发表的文章和草稿,到岳母坟前上坟并烧掉了文稿,意为告慰九泉之下的老人家。曾想,文章发表了,意思表达了,事情就过去了。但是,当再次来上坟时,那醒悟的泪水再次挂在眼角.......

一位68岁的老读者,给我打电话说:“谢谢你的文章,让我哭到半夜。等我到快老的时候,才知道俺老娘的不容易。可惜太晚了”

附:原文

 

 

 醒悟的泪水

(散文)

 

又到了给岳母上坟的日子,我拨通了远在故乡工作的妻妹的电话。仅谈了几句,眼泪就禁不住流了出来。作为有泪不轻弹的男人,我深知:这泪水是从心里淌出来的;而十几年前丢在那荒凉的秃山坡上的泪水,可能是从眼里挤出来的。

 

 

  我的岳母是那种平凡的让人记不起名字却无愧于贤妻良母的矿工家属。像以数百万计的矿山女性一样,她的一生默默无闻的献给了矿山。岳父是五十年代参加工作的老矿工。曾多次调动工作但始终没离开煤矿井下。岳母也因此背井离乡,东奔西波。她既经历了披星戴月洗衣做饭、提心吊胆怕井下出事的且家境贫寒的艰难岁月,又饱尝了为生养一子四女推矿车、拣矸石、卖冰棍和操持繁重家务的辛酸与沧桑。岳母脾气好,人缘好,处理家务事的能力很强。当初,我和我妻子谈恋爱到了瓜熟蒂落的程度,而岳父依然犟着劲儿不让我上门。面对见面就抹泪的恋人,我深思熟虑、充分准备、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去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初次登门,岳父眼皮不抬、满脸怒气,只一支又一支的抽闷烟。而岳母截然不同,她见我个头、模样不错,又听说有点文化水儿,一见面就满心喜欢。她用紫砂壶沏好茶让我送到岳父跟前并坐在小桌前一碗一碗地给岳父倒茶;她又炒好几个菜让我陪岳父喝酒聊天。日子不长,在岳母的帮助下,岳父不再因我是井下采掘工而拒绝我们的婚姻。令人难以理解也即我非常内疚的是,在我婚后的若干年里,尽管岳父当时如此不喜欢我,我却能够常想到他。每到年上节上,我都会大包小包的送上他喜欢吃的喝的用的东西。时常还送一些当时流行的打火机之类的礼物。甚至出发到东北、北京时,也不辞千里之苦背回几瓶他爱喝的二锅头和香烟。而对我的岳母,在我的记忆里,从没送给她一次钱、一件礼物、一次精神安慰,也没给她作过一次生日,帮她干一次活儿。尽管我当时如此不懂事理,岳母也没有半点怨言。

 

  我拿着电话,手有些发抖。我告诉妻妹,请她一定要买上鲜花,带上好烟好酒好菜,买上纸钱和烛香,先替我去岳母坟头去上坟;同时把我的内疚我的惭愧我的醒悟一起告知那九泉之下的岳母。听了我的请求,妻妹似乎有些惊讶但又很快恢复平静地说:“在几个女婿中,咱妈最疼的就属你了。”

 

  是的,岳母非常疼我。我刚结婚那会儿,正值发奋努力时期,满脑子只有学习、工作和事业。为了脱离井下为了文凭为了提干为了写材料写文章,我坐车上厕所都拿着书。头发长衣服脏不叠被褥不拘小节,是当时我的真实写照。家庭、责任、尽孝更是没有想过。那情景,根本不像在某煤矿爬格子的小文职人员;而像是研究宇宙飞船原子弹或干其他惊天动地大事业的人物。见我当时的那幅样子,岳母很心疼,常嘱咐我妻子劝我注意休息营养。在过年过节或偶尔陪妻子回娘家的时候,岳母总是领我到一间空闲的房间去静静地看书,临走时还会轻轻给我掩上门。然后岳母便去买菜做饭,忙忙碌碌,需要帮手时也是弟弟妹妹的事儿,从未舍得指使过我。在我的印象里,每次家人团聚都是当老小三代热热闹闹坐到桌前吃饭时,岳母还在厨房里忙忙活活。常言道:“丈母娘疼女婿,一顿一只老母鸡”,我虽然没那么大的胃口,但对此说法我深信不疑。岳母炖了栗子鸡或清蒸鸡那鸡大腿准有我的一根。知道我爱喝面条,岳母再忙再累也忘不了做手撖面。由于我从井下借调到办公室后活动少吃饭少,每顿只喝一碗面,多一点也不要。岳母有些着急:这么大个人吃这点儿咋行。再盛饭时,她让我妻子给我挑了个特大号的碗。说来也怪,那么大的一碗面也吃下去了。于是她笑了:这孩子只识一碗的数啊!从那以后,那个大号碗几乎成了我的专用碗。有一年春节,北风刺骨,大雪纷飞,我在矿上值班没回家过年。年初二一大早,岳母就撵着我妻子赶了五、六里路把她做的三鲜水饺和我最爱吃的酥鱼锅菜给我送到了单位。吃着纯香可口的年饭,当时心里感到很温暖、很感动,但似乎并没有认识到自己也是在享受一种世界上最宝贵的感情——伟大的母爱!

 

  我放下电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的思绪完全沉入了对往事的回忆和思考中。其实,我在结婚前就常听老人们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但是,我想破了脑袋也体会不到当了女婿之后那“半个儿”的滋味。如果说在岳母身体健康时,我身为长婿没有尽孝可以搪塞、可以找借口、可以原谅的话,那么当她老人家在身患疾病的危难之机,我依然不闻不问、麻木不仁,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原谅的。岳母生病时的年龄仅仅五十有三,那会儿只知道她到了“更年期”,只知道岳父陪她去过矿卫生所和附近农村找中医看病,其他该问该做的事儿一概没问没做。岳母患病后我回去过几次。印象里她面色发黄,明显消瘦,说话有气无力;或是拖着病体干点家务,或是蹲在小炉边熬中药。记得那次,我和妻子带着孩子回家探望已经有病在身的岳母。正巧几个弟弟妹妹们也在家。岳母心里高兴,强打精神,象往常一样领着妻子到厨房跺馅子包水饺。水饺没包完,就见妻子扶着岳母回到卧室。我过去看时,发现岳母脸色蜡黄,汗水湿透了头发。妻子给岳母摸完脉博后,说心跳很快。岳母却说,没事儿,歇会就会好的。当时我还纳闷:天不热,岳母怎么出那么多汗呢?但没放在心上。最后一次见面时,我看见岳母正在做药引子,见我去了也没有打起精神,倒像是不愿理睬我。我吃完饭临走时,她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张嘴。岳母很刚强,从不愿麻烦别人。那次见她没过几天,如晴天霹雳就接到了岳母病逝的消息。岳父说,岳母是自己走着到卫生所输了两天液体后的晚间去世的。儿女们一个也没有在身边。可怜的岳母辛苦一生,就这样没有到一家象样的医院诊治,没有享受儿女们的孝敬,就匆忙离开了人间。岳母走了,走得太突然,大仓促。送葬的那天,子女们哭得惊天动地,痛不欲生,邻居们也心疼地泪流满面,但谁也无法留住岳母已走的魂灵。岳母的遗体火化后,骨灰运回了故乡,埋在了那座荒凉的小秃山坡上。在那山坡上,在岳母的坟前,在妻子和弟妹们那充满遗憾和悲痛的嚎啕大哭中,我也曾把眼泪留在了那儿,但内心深处似乎没有大的悲痛。

 

  岳母去世后,岳父的家变得冷清许多。每逢年节,子女们回家团聚时,只好拥着岳父一块下饭店。饭店的饭菜虽香,但再也尝不到岳母在世时全家团圆吃自家饭的那种亲情的香甜。岳母走后的头三年,我和妻子及弟妹们曾几次回故乡上坟。之后就只有在故乡工作的妻妹每逢祭日、清明节去上坟了。这么多年从未再问此事。时间长了就淡忘了。只是近几年,当我步入中年经历了几多挫折和磨难之后;当我因身心透支较早体验了一场疾病给人的精神和肉体带来的巨大痛苦与思考之后;当我体验了身为人父对孩子牵肠挂肚“可怜天下父母心”的责任与爱心之后,我的情感和良知开始渐渐苏醒。我开始变得具有人情味并回忆往事、总结人生。近段时间,我常扪心自问:为什么岳母对子女付出最多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报答?为什么岳母没患不治之症却过早离开人间?为什么岳母已年老体弱还让她给年轻力壮的子女们做饭吃?为什么岳母身患疾病这么多子女没带到大医院诊治?是因为岳母没有固定职业家庭地位低,是重男轻女的封建观念在家庭中的表现,还是因岳母脾气好宠坏了子女?其实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这些晚辈们不会处理工作与生活、金钱与亲情的关系,不懂事理,不懂生活,不懂关爱。我真后悔,在岳母人生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没有去拉她一把;在岳母身患疾病并预感后果不好、想告诉我什么时,我竟然没有主动问她想说什么。为此,我惭愧,我悔恨。我非常欣赏前不久一位女士气愤愤地对我说的一句话:“有些所谓事业型或醉生梦死的男人,到死也不会关爱女人!”。

 

  眼下,人们的生活节奏还在加快。每当我看到那些忘我忘家、疲于奔命、忙忙碌碌的人们,每当看到那些游山玩水或灯红酒绿有时间,而顾家尽孝没时间,甚至以忙为借口逃避家庭责任的人们;真担心有人会重复我的遗憾,甚至比我更惨。现在,我最喜欢听的歌曲是《常回家看看》,我最崇拜的人是那类妥善处理事业与亲情关系的人,最讨厌的人是那种受人关爱却不会关爱别人的人,最痛恨的人则是不孝敬老人的人。

 

  岳母已走了多年,我却常常在梦中见到她。我现在的所想所做,她听不到也看不见。由此我怀疑自己的行为又是一种自私的表现。于是我连夜写下这段文字,以期别人不要重复我无法弥补的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