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博客

宝剑出鞘

 
 
 

日志

 
 
关于我

王剑,笔名也是曾用名,中共党员,中文系毕业,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泰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发表中短篇小说30万字。短篇小说《恶性事件》,荣获山东文学“龙泉杯”小说创作二等奖。 创作宣言(2003):明媚的春天打开了我的心灵之窗。曲折的阅历丰富了我生活的宝藏。我应该去圆年轻时的作家梦。在未来人生之路上,把我的所经所历、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感所悟倾注于笔端。或哭或笑,或辛酸或激动,或丑陋或甜美,只要使人心动情迷,有启迪美感之效,就不妨精雕细刻为一点艺术品,让人们去思考、品味和享受。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对主编评语的感想  

2009-11-27 11:2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作《斤半小》的立意在于通过一个小人物的悲惨命运,反映自然和社会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不想,主编在发表此小说时竟然这样评价:“请看《斤半小》,他生于悲惨,死于悲惨,仿佛是一种命运,从出生到死亡,他生命的起点也是终点。他转完了一个完整的圆,离去了。悲惨中,又有着种种韵味。

情况就是如此,作者的初衷,往往会被延伸。立意有时候,在读者心里会有不同的认识!我进一步认识到,我的此小说又有对生命的某种思考!!

 

                                        

 

 

斤  半  小

                               

                             

                            

 

                            (短篇小说)

                                                                            

 

 

 

  夜,漆黑黑的,风,冷飕飕的。古庙村的西路口,匆匆走出一个驼背的汉子。驼背汉子腋下夹着一个用破布裹着的小东西,快步朝亡命滩奔去。

  亡命滩的杂树荒草丛中,有一片坟地。刚解放那会儿,周围村庄的人们,习惯把死去或病危的婴儿弃在那里。

  驼背汉子来到亡命滩上,把小东西丢在坟地里,扭头就往回走。驼背汉子迈进院门,屋内就响起一阵嚎啕的哭声。

  次日凌晨,驼背汉子跑到亡命滩时,发现小东西还“哼哼”着,竟然没被野狗吃掉。

那小东西奇迹般活了下来,爹娘给他取名叫狗剩。村里人见他非常弱小,偏喊他斤半小。

       算命瞎子说,斤半小命大福大造化大,长大了   不是开飞机,就是当大官儿。

 

        斤半小长到10岁,才和大狗子一起去上学。大狗子是邻居家的男孩子,比他小三岁,个子却比他高半头。

        村里小学的厕所是泥巴和石子垒的,又小又矮。下课后,斤半小去厕所,发现有几个调皮的高年级男生,正在厕所里使坏。他们站在男厕所里,比谁撒尿最高。结果有个胖学生将自己的尿漫过墙头,洒向了女厕所。女生们一阵尖叫后,哭喊着跑出了厕所。老师非常气愤,偏要查个水落石出。斤半小就把看到的如实说了。

   放学的路上,胖学生抓住斤半小的裤腰带,甩着他离地“飞”了三圈。斤半小尿湿了裤子。打完后,胖学生说,不要告诉老师和家长,否则,就要你的小命。斤半小哭着只点头。从那以后,看到学生打架,斤半小就脸色发黄,逃得远远的。

   斤半小在家是个乖孩子。13岁那年的一天下午,父母下地挣工分去了。他自己在家写作业。天快黑的时候,他开始烧火熬粥。斤半小生起火,边拉风箱边添柴。饭快要熟的会儿,灶堂里窜出的火星燃着了他身边的麦秸。斤半小吓得哇哇哭。等火苗烧着了他的棉裤,斤半小才惨叫着往外跑。幸亏邻居家来人救了他。那把火,在他大腿上留下了两个伤疤。斤半小的娘说,狗剩儿克水,火灾要不了他的命的。

  小学毕业后,大狗子就辍学了。斤半小则到镇上的完小去继续读书。斤半小的爹说,要多识字的,不然怎么开飞机?

 

   镇完小离家太远。不少学生的午饭就在学校吃。男生们吃过中午饭,习惯在课桌上午睡。这天下午,轮到刚调来不久的教数学女老师上课。女老师是个老姑娘,脾气挺大。当女老师夹着课本拿着大三角尺走到教室门口时,发现女生们挤在一起“叽叽喳喳”地不敢进屋。女老师忙进屋去看究竟。     

   屋内,鸦雀无声,男生们都不敢喘大气,气氛异常紧张。女老师进屋就发现一个男生还在课桌上午睡未醒。仔细看时,只见那男生仰面朝天,裤子的开口处露出了一个紫红的小物件。女老师大叫几声,该学生仍不醒。女老师发怒,便指着旁边的斤半小大声道:那位同学,把他的衣服弄好!斤半小战战兢兢地过去观看并准备动手。

   不料,斤半小很快就大声说:报告老师,是个萝卜头。男生们一阵哄堂大笑。女老师气得脸色蜡黄,边骂着边走到跟前,用三角尺将那小萝卜头拨拉掉,又敲醒了那男生。而后,让女生们进屋开始上了课。

   学校进行了认真调查处理。恶作剧的制造者被开除了。被开除的男生怀疑斤半小告密,几次堵住他打架。斤半小委屈,跪地苦苦求饶。那男生就是不听。直到惊动了校长和双方家长,才慢慢平息了。斤半小大病一场后,开始逃学厌学了。斤半小对爹说,爹,俺不想上学了。爹说,不上拉倒。斤半小哭着对娘说,娘,俺不敢上学了。娘哭着点头了。

  

   斤半小又和大狗子到一块了。当时,生产队里不缺劳动力。队长不给他们安排活儿。斤半小的爹说,怎么也算个半劳力吧。生产队长说,以后看看再说吧。

   斤半小16岁了。他,脑袋不大,头发微黄且卷着,皮肤偏白,小眼睛慢腾腾的,鼻子有点歪,个头不到1.5米,两条腿比铁锨把略粗一点儿,体重满打满算60来斤。他在说话时,有时流口水,冬天爱淌鼻涕。

   斤半小和大狗子开始割牛草了。割草的活儿很随便,能早能晚,可多可少,按斤两算工分。大狗子贪玩,不怎么下力气,竟然也比斤半小挣得多。见斤半小能挣工分了,他的爹娘,打心眼里高兴。

   伏里天,割草的小伙伴们,喜欢先下河洗澡,玩耍够了再去割草。这天,吃过中午饭,大狗子说,走,下河去。斤半小说,不。大狗子急了,说,不下河去,以后不和你玩了。斤半小就跟着大狗子来到河边。斤半小哀求说,你下去玩吧,俺给你看衣服。大狗子说,为什么?斤半小说,俺娘说了,下河会淹死人的。

   大狗子跳到河里玩耍了。下河的人,有本村的,也有外村的,很热闹。斤半小蹲在堤坝上,远远的观看着。

   太阳火拉拉的,斤半小边用镰刀挖土玩,边唱着没头尾的歌。两个时辰过去了,大狗子依然玩得起劲儿。斤半小被晒得够呛,便离开堤坝,跑到一边的小树林里去乘凉了。

    太阳偏西一大截了。斤半小突然听到大狗子边哭边喊骂起来:操你娘,斤半小,我的衣服没了。斤半小大惊,忙跑过去。一看,果然,堤坝上光光的。下河的人多数都走了。大狗子赤条条的在坝上站着。斤半小刚走近了大狗子。大狗子的拳头就抡了过来:操你娘,赔我衣服!斤半小吓得哭起来。

  大狗子不但没办法割草了,就连回家也成了问题。斤半小说,俺回你家拿衣服吧。大狗子说,屁话,你让我光腚等着呀,咱一块走!斤半小说,那,咋走呢?大狗子说,我穿你裤衩,咱钻高粱地走,到村口,你在地里等着,我回去拿衣服就行了。斤半小说,那,俺呢?大狗子瞪眼说,你穿背心,下面用高粱叶遮遮就成。斤半小想,是因自己没看好大狗子的衣服,才丢失的,就答应了。

  俩人穿过高粱地,到了一个菜园子。菜园子不遮身,大狗子就说,我走小路望风,你从茄子地慢慢爬着过去吧。斤半小弯着腰,边爬边走,很快到了茄子地中间。

   斤半小在爬行时,弄的茄子棵直晃动。看菜园的一个老婆子从小屋里出来倒水时,发现有情况,认定有人在偷茄子,便轻手轻脚跑了过来。斤半小不知危险靠近,仍继续爬行。大狗子在一旁看到了,便大声咳嗽。斤半小还没反映过来,就被老婆子上去摁住了。

   斤半小两手捂着下身,就是不抬头,嘴里嘟噜说:谁稀罕你的破茄子。老婆子不知道是斤半小,以为他捂得是茄子,就猛地把他推到了。斤半小仰面朝天,高粱叶子没了作用。老婆子见是斤半小而且还光着下身,便哈哈大笑起来。老婆子让斤半小蹲在茄子地里,喊着大狗子回家取衣服了。

  

   大狗子和斤半小在一起偷瓜摸枣的事儿,让斤半小胆战心惊,也大开眼界。大狗子的勇敢和机智,使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在他心中,大狗子就是英雄。

   一日,吃过晚饭后,斤半小去找大狗子。俩人走到村口,大狗子说,昨晚上我去偷花生了,很好吃的。斤半小惊讶地问,你自己去,不害怕吗?大狗子笑笑说,怕什么,可好玩了,让我把看花生的老头给吓坏了。斤半小问,怎么回事?大狗子说 ,那个看花生的老头眼睛不好使唤,再加上天黑,就更看不清了。当我爬进去扒花生时,老头可能是听到了动静,便提着灯笼来到地里。斤半小听到这儿眼睛不由自主就瞪大了。大狗子却咳嗽一声继续说,看到老头子过来,我故意蹲在花生棵子跟前一动不动,直到那老头子快摸到我的头顶时,我才大吼一声,并猛然跳起来。结果把老头子吓得摔到在地,连叫骂的声音都变了。斤半小听大狗子讲完,笑得肚子都疼了起来,嘴里连连说,哎哟娘哎,你真行,你真厉害。

  大狗子说,怎么样,今晚你跟我去偷黄瓜吃吧。斤半小说,可了不得,逮住要挨揍的。大狗子说,你给我站岗,我去偷。斤半小答应了。到了黄瓜地边,大狗子翻过小泥巴墙,进去找黄瓜了。斤半小站在墙外面放哨。天漆黑,黄瓜不好找,大狗子在瓜地里慢慢摸着。时间稍长了点,斤半小就害怕起来。他忙摸起土坷拉,朝黄瓜地里扔去。大狗子听到动静,以为看黄瓜的来了,吓得猛跑了出来。斤半小边吃着大狗子递给他的黄瓜,心里边偷着乐。

  有时候,斤半小也有点坏心眼子。 秋天的一个中午,斤半小和大狗子等几个伙伴,正在玉米地头割草。“哗拉拉”一阵响声后,从玉米地里突然钻出一个风风火火的小媳妇来。小媳妇见是几个小孩子,顺手从裤腰里掏出一把黄瓜来。说,你们也尝尝鲜黄瓜吧。她边说边每人递给了一只。当递给斤半小时,斤半小竟说:俺不吃,你的黄瓜染上骚味了。小媳妇一下就红了脸,说:妈了个比,不知好歹的斤半小。小媳妇顺手将黄瓜朝斤半小的头砸去。斤半小咧着嘴笑着,一蹦一蹦地抱着头逃跑了。大伙一阵哈哈大笑。小媳妇说,这点小人儿,还知道不少事呢。

  

   转眼到了冬季,斤半小无法割草挣工分了。在家玩了一段时间后,他就又有活干了。

   亡命滩的上游开了座煤矿。矿里流出来的黑水,使小河湾变黑了。黑水沉淀后,挖出来的黑泥巴,晒干了竟能生火烧水做饭。这下子,古庙村的人可乐了。生产队长带领一队人马,在河弯低洼处挖了一个煤泥沉淀池,专门用来堵截黑水。每过一段时间,生产队就组织劳力从沉淀池挖煤泥,凉干后分给每家每户。这样的大好事儿,很快就让临村的人眼红了。外村人就趁黑夜里没人时,去池子里偷捞煤泥。生产队长急坏了,就决定派两个人去专门看守。

   看沉淀池子不需要壮老力,生产队长就选定了斤半小和大狗子,并答应让他们享受妇女劳力的待遇。男劳力干一天活儿,给记10个工分,女劳力一天记8个工分。这就是说,斤半小每天能挣8个工分了。斤半小乐得蹦了起来。他的爹娘也乐了。斤半小成人了,能干大事了。斤半小的娘,高兴地买了一丈新布,给他做了一身新衣服。斤半小也挺直腰板,哼着小曲,笑呵呵的去看煤泥池子了。

   几天后,斤半小和大狗子就在亡命滩上,用竹竿和庄稼棵子搭成了一个好看的窝棚。亡命滩上有了煤泥池子,还搭起了窝棚,似乎不见了往日荒凉的景象。

   斤半小和大狗子尽职尽责,白天轮换回家吃饭,晚上俩人住在窝棚看管着沉淀池。外村人知道有人看守,就断了偷煤泥的念头。

   斤半小和大狗子都很高兴。活儿不累,还有时间玩耍。他们便窝棚为家,像过日子般住了起来。转眼就到了最寒冷的季节,为避寒,他们在窝棚里垒了个泥巴炉子,能做饭和取暖,既方便也自在。反正煤泥是公家的,烧就烧呗,没人在意。

   快乐的日子就一天天这样过着。古庙村的人,当然也包括斤半小和大狗子的父母,不再那么关注他们了。

  

   这天凌晨,整个古庙村还被寂静笼罩着。人们正处于死一样的沉睡中。突然,大街上响起了一阵阵带哭音的哀叫。那凄惨的声音,象青天霹雳般即刻划破了死寂的上空,使人们从睡梦中惊醒:亡命滩失火了,烧死人了,快去救命啊!惊恐的人们,带着恐惧冻得哆嗦着跑出了各自的家门。出来看时,发现是大狗子的爹领着大狗子在哭喊。很快,人们就涌向了亡命滩。

   当已经完全清醒的人们赶到地方时,天已渐亮。那情景让人们惊呆了。亡命滩的上空,烟雾缠绵,空气中含有刺鼻的焦腥味,地上的枯枝和杂草,像是在静静地哭诉着丝丝悲哀。原来矗立的窝棚,已经变成了一大堆草木灰。未烧透的竹竿还冒着缕缕凄凉的青烟。

   火,已经不用去灭了。抢救生命,已经不需要了。但,斤半小还埋在那草木灰的下面。斤半小的娘“嗷嗷”哭着倒了下去。斤半小的爹,那个脊背驼得更厉害了的老汉,朝天“呜哇,呜哇”地吼了几声后,双腿“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嚎叫起来:苦命的儿啊,担惊受怕了十几年,你还是从这里走了啊!

   很快,生产队长和几个男劳力,就把斤半小扒了出来。已被烧焦的斤半小,两手抱着头,两腿弯曲着,身上的肉已被烧烂,腿的膝盖处露着带黑血的骨头。看到那情形,站在前面的几个女人,也大哭起来。其中一个女人边哭边“哇哇”地呕吐着。

   公安局的人很快也来了。侦察完现场后,公安人员就询问了大狗子。大狗子哭着说,晚上他和斤半小吃完了烤地瓜后,可能没压好炉子。火旺了的时候,烟筒会很热,准是烟筒惹的事儿。大狗子说,睡觉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自己是睡梦中被被呛醒的。大狗子醒后,发现窝棚着火了,就喊醒了斤半小。斤半小醒了后,看到失火了,就像乌龟一般把头缩进了被窝里。大狗子拉了他一把,斤半小缩着身子不动。大狗子就自己先冲出来了。大狗子在外面大喊大骂,斤半小越缩越紧,大狗子不敢进去救他,就连滚带爬回村报信去了。

 

 

   

    撰稿:王剑

  通联地址:山东肥城矿业集团公司    电子邮箱:wjb0709@sina.com

     2009年1月 完稿于肥城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